西南小水电乱局

   学文网   2020-06-28 00:00:00

  
  "从去年9月到现在,一直没下过雨。这在我的记忆中是最干旱的一年。"站在半山腰的引水渠旁边,敖德福指着干涸的岔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往年到了5月底,水已经涨起来了,但今年,这条河干得又瘦又小,几乎看不出在流动。
  不远处的大山顶上,烈日烘烤下的灌木丛冒着白烟在燃烧。岔河再往下游就叫老碾河,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德昌县境内汇入安宁河,安宁河又流入雅砻江,最后在攀枝花境内汇入金沙江。
  敖德福是仓田水电站的副总经理,也是附近仓田乡纸房村土生土长的农民。1989年,纸房村"投工投劳"建了这个小水电,只有两台400千瓦的机组,汛期满负荷发电功率最多800千瓦。历经多次转卖,艰难运营至今。
  在周边470多平方公里的大山里,有数不清的小水电站,但是只有仓田水电站这一家为各种犄角旮旯的村户供电,承担着仓田、三地、六华3个乡1. 2万多人的用电保障,也解决了十多个村民的就业。
  虽然水电资源丰富,方圆几百公里之内的金沙江干流及支流上有数千个大小水电站,可是这里依然缺电。那大量的水电站是建来做什么的呢?
  "双重电价"和"倒电站"
  "我们从电网上买电下来,是5毛多钱一度,但是卖回给电网,以前是9分,去年涨到1角,今年谈的还没落实的是1角8分。"仓田水电站现在的老板陈杰,认为自己是在做"公益事业"。
  "水电站的电是不能自己随意卖的,只能卖给电网一家,只有像这种边远农村,建电网没有任何利润可图、甚至还倒贴的情况下,才允许你卖。变电站、输电线路也要你自己建。"陈杰说,"但实际上,现在这个水电站的生产能力不够,单凭自己无法满足3个乡的需要,所以,不仅是枯水期,包括丰水期的每天峰段,我们都要从电网上买电下来,然后再供出去。"
  只是,买电的平均电价是5毛多,卖出去给3个乡,只有4毛多,有的村子因为历史上的合约原因,还只有几分钱。
  另一方面,当水电站能有多余的电,却只能以平均1毛多的价格卖回给电网。事实上,仓田水电站能盈余的电量也有限,最后造成了亏损。
  在岔江河段,陈杰的公司拥有3家水电站,另外两座电站装机容量分别是1. 2万和5000千瓦,也都是径流式电站。在这个行业里,他并不算"大老板",所占的份额不足岔江流域的十分之一。
  "其实这些小水电的盈利状况都不是太好。其他水电站没有给农村供电的责任,纯粹卖给电网,负担轻很多,但是卖出去的电价也太低,现在大家实际上都在等着调价。"陈杰说,然后,就有不少老板,靠"倒电站"来赚钱。
  
  这种情形下的"水电开发"开始走向一种靠工程本身赚钱的模式。
  "倒电站"的具体做法,就是将一个水电站的装机容量不合实际地提高,比如说本来批准的是1万千瓦的,他多装机组,把他改成2万千瓦,实际上生产能力达不到那么高,却能够在转手倒卖的时候要到更高价格。在过去几年里,有许多来自浙江、福建的老板来这里干这事,并没有受到很好的监管约束。
  但是,现在这门生意也不好做了,因为没有"点"了。水电站需要建在水流有落差的地方,河流的落差势能俗称"水头",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水头"剩余了。
  "整个凉山州,大概只有木里县还没怎么开发。"陈杰说。
  "脱管"之下的境况
  原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就发展的无序性上讲,遍布长江流域各支流的中小型水电站充满隐患。
  翁立达说,原本,发展小水电对于农村水利是有利的,特别是对于一些没有入国家电网的边远山区地带。国家还专门给了水利部一笔钱用于支持小水电建设。但现状是,越来越多的小水电不再是"水利工程",也无关农村用电,发电卖钱是最主要的目的,经济利益压倒了一切,审批权下放到了市县,什么人都可以参与分羹。
  "我们2007年的时候就搞过一个调查,在汉江流域,2005到2006年的时候就有900多个小水电,去年8月我去神农架,数了数有100多个。有几条河全部干掉了。"
  "四川是水电大省,四川省的小水电面临的管理问题也最多。"翁立达说。
  四川省地方电力局副局长宋超告诉本刊记者:因为责任不清,目前四川省的水电站在建设阶段都存在严重的"脱管"问题。近十年来新修的约4000座水电站,相当部分没有验收- - -没有人组织去验收。于是有不少水电站,就一直"试运行"发电。
  由于监管缺失,事故和风险就更难控制,尤其是到了每年的汛期,大大小小的事故不断。
  2011年6月17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发生特大洪灾,造成凉红水电站正在施工的二号引水隧道取水口挡墙被毁,当时正在隧道里作业的13名工人被困洞内,最后仅1人生还。在媒体公开报道中,未见事故认定的问责。
  按照四川省水利厅一位官员对本刊记者的解释:"这就是工程的防洪没有做好,如果防洪做到位了,不会死那么多的人。"
  最后,事故的责任全在"自然灾害"。
  2006年8月21日发生于宜宾市屏山县双龙水电站的重大事故也是一个典型案例。在蓄水试车过程中,水电站的压力前池挡墙突然垮塌,1000余立方米积水瞬间溃出,冲毁下方的施工用房,造成8人死亡、6人受伤。
  根据事故通报,这是一个"半拉子工程",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建设及施工单位违反水利水电工程有关的施工规范,压力前池侧墙基础未清理到弱风化层,也未采取相应的工程措施,前池外侧墙断面结构不稳定,建设单位违反水利水电验收规程擅自引水测试水轮机,造成压力前池挡墙突然垮塌。另外,该电站项目还存在未经有关主管部门审查初步设计擅自开工、无正规施工单位、无监理单位等严重违规行为。
  可以管,也可以不管
  宋超告诉本刊记者,小水电建设的管理并非从一开始就无序和混乱,而是在机构改革的时候埋下了一些隐患。
  2000年以前,水利厅还是水利电力厅,既管水利又管水电。水电站的建设主要是发改委和水利电力厅分头管,前者管立项,后者管技术指导,有明显界限。
  2000年机构改革,水电站的基本建设管理职能划给了经贸委。宋超说:"当时经贸委就没有建设管理的职能,划给他成了一张纸的东西,技术和人员还在水利厅,人员结构等没有任何变化,这个权力经贸委实际上也没有收过去。"
  经贸委虽然有一个电力处,但只有几个人,而水利厅则有个150多人的地方电力局一直在管着这个事。
  在这种情况下,水利厅就找到了发改委,两家联合出了一个文,宣布原则上依旧按照原来的程序来做,经贸委也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2003年,国家经贸委撤销并入发改委,当时虽然四川省内的机构调整还没理顺,但是事情已经起了变化- - - 2000年发改委和水利厅联合出的文逐渐被忽略,水利厅逐渐淡出了水电站的管理。所有的审查权限集中到了发改委,归于能源处管理。
  四川省政府把2. 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审批权限又下放到了市州,水利厅也不再参与联合审查,权限范围缩小到水保、行洪、水资源论证等"涉水事务"。地方电力局似无事可做。
  因为水利部门权限淡出,小水电的"水利"属性也开始减退,各地大都从项目带动经济、开发水电赚钱的角度,大干快上各种水电站。
  问题也随之凸显- - -根据国务院的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和工程建设安全管理条例,建设过程中必须要对质量和安全进行监督。
  发改委系统并没有质量监督站,水利部门有,却没有了执法权。大水电集团的大型工程通常自律一些,像溪洛渡和向家坝水电站,都委托水利系统进行质量监督,可小企业的中小型电站就未必如此了。
  "我们去管,身份不对。我们不管的话,在河道上出了责任又要来找我们。"宋超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这个阶段的管理实际上不明确,出了事就天天扯皮。"
  "一个水电站,发改委要管,地方电力可以管,也可以不管。四川省还有经济信息厅也管,电监会也管。这些部门都可以管,然后都是中间衔接有问题,要么就是有重叠,要么就是有真空,不到位或者错位。"
  按规定,工程建设完成之后3年内要搞验收,验收合格了才是合格工程,然而近十年修建的一些水电站,就有没验收的。于是,就有些业主钻空子,偷工减料,冒险以节约成本。事故频发,隐患重重。
  谁是"有关部门"
  2012年1月19日,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出了一个《关于加强2. 5万千瓦以下小水电工程开发建设管理意见》的文。
  文中说到:"经过多年的努力,小水电已经成为我省农村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和盆周山区的主要电源,有力支撑了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但在小水电发展过程中也暴露了出一些问题,尤其是在规划指导、审批程序、建设管理、生态保护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和完善。"
  这份在拟定以前就多次听取了多部门意见的川办发【2012】3号文件,涉及权力归谁的条款写得清清楚楚,而涉及到责任的,依旧是"有关部门"。
  比如说"切实加强小水电建设期安全监管"一条,除了小水电项目法人、勘测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和工程监理单位等"运动员"之外,必须要"遵守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规定,保证建设工程安全生产,依法承担建设工程安全生产责任"的"裁判员",即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其他与建设工程安全生产有关的单位"。
  要和电站运营单位一起"建立小水电安全管理和定期鉴定评估制度,定期对已建小水电工程进行安全评估,消除安全隐患"的,也是"各有关部门。"
  "有关部门"到底是谁?责任到底落到哪个职能部门?
  这份文件还提出了要全面清理和复审全省在建小水电项目,提出"由省发改委、省能源局会同有关部门,制定指导市(州)、县(市、区)作为责任主体清理复审在建小水电项目的办法和工作方案,提出具体的工作要求。对不符合规划,严重影响防洪安全、生态环境、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要责令限期拆除。对未按规定完成技术审查、核准以及未依法履行用地、环评审批等手续的在建项目,应立即停止建设,待补充完善有关手续后,方可继续建设;对存在以上问题的已建成项目,要逐项进行补充评审,由相关部门提出处理意见并限期整改……"
  从该文件签发到本刊记者发稿时止,4个月过去,据了解,清理复查"工作方案"还并没有制定出来,对数量庞大的小水电进行"全面清理和复审"的工作也没有展开。


西南小水电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系统推荐

旅游的视角

住宅小区开着一家装潢公司,有一天居委会主任启发公司老板:你是不是为小区居民做点什么?尤其是老年居民。 ...

“90后”对中国教育的反思

我唧唧歪歪了半天,还是没说到底啥叫学习,啥叫教育。  那就让爱因斯坦说吧——  教育就是把学到的知识 ...

观点集粹

让人民大胆探索自己的幸福道路  南方日报刊登评论员文章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最近指出,必须破除人民幸福 ...

黑胶唱片的象征

黑胶唱片意味着什么?黑胶唱片虽是音乐的载体,但它主要不是用来听的。常常听到有人夸耀黑胶唱片在声音效果 ...

文艺揽粹

"生活·艺术"纪念《讲话》70周年上海美术作品展开幕  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 ...

公益讲座:铸造学习型社会

图书馆公益讲座:一间永不下课的教室  "聆听一场精彩的讲座仿佛有‘胜读万卷书’的感觉——更何况,还是 ...

因为爱情

港台的男人和大陆的男人有一点不一样,但不一样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直到前段时间碰到魏德圣与严浩。 ...

凤凰传奇是“人民艺术家”

有一些歌曲高居彩铃下载榜前列,也经常从农民工的山寨手机中播放出来。它们深受群众喜爱,却被歌唱家和流行 ...

微博与政治公共空间

微博作为一种舆论媒体、自媒介,具备什么性质?与传统媒体相比,微博既有报纸的性质也有电视的性质,它是全 ...

用创作实践纪念“延安讲话”

"当时我还只有十五六岁,是延安鲁艺最小的一名学生,当然没资格出席那次会议。但是尽管我没有参加会议,经 ...

在艺术天地中追梦圆梦

追求艺术,并非艺术家的专利。艺术可以是所有人的梦想。我在生活中就曾遇到这样的人,他们并非"圈内人", ...

李炳淑:“三部曲”后的华丽乐章

我知道"李炳淑",是从她主演《龙江颂》开始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她在现代京剧《龙江颂》里成功地饰演农村 ...

让思想插上翅膀

本期"文化热点"聚焦"公益讲座"。之所以锁定这个题目,是因为我们发现,"听精彩讲座"业已成为相当一部 ...

瑞芳老师的开怀大笑

瑞芳老师这张既自然又传神的照片,是2009年1月14日在华东医院她的房间里被我妻子无意间拍摄的。她那 ...

如果一个城市的文艺批评出了问题……

5月31日早晨9点不到,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二楼的会议厅就已经坐满了人,却不是平日里在此处召开会议时常 ...

程乃珊:我不会停止书写上海

这一次去采访程乃珊,是约在她富民路上的家里见面。富民路闹中取静,靠近静安寺的中心地带,却是窄窄的一条 ...

超能失控 季候赛印象

每年的nba季后赛都如同一部跌宕起伏的大片,但剧本是未知的,情节是未知的,甚至连一些主演也是未知的, ...

最遗憾的失败者

前文曾说到上赛季结束后的56个赛季里,常规赛hvp所在的球队最终拿到总冠军的情况一共出现过20次,而 ...

曲径通幽 球迷问答

东西部决赛,两个一老一少的球队组合。是曾获得过冠军的老兵们再次站上顶点,还是年轻的力量让改朝换代提前 ...

2012欧洲杯十六强巡礼之乌克兰

主要球员  姓名:安德烈-舍普琴科  andriy shevchenko  出生日期:1976年9月 ...


版权所有:学文网 www.111baik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信息来源于网络,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通知我们删除信息。

      浙ICP备19022628号-14

返回顶部